<object id="uvnfp"><legend id="uvnfp"></legend></object>
<b id="uvnfp"><tbody id="uvnfp"><label id="uvnfp"></label></tbody></b><b id="uvnfp"><form id="uvnfp"></form></b>
<b id="uvnfp"><tbody id="uvnfp"><del id="uvnfp"></del></tbody></b>
          <strong id="uvnfp"></strong>

          1. <tt id="uvnfp"><form id="uvnfp"><label id="uvnfp"></label></form></tt>
            <b id="uvnfp"><form id="uvnfp"></form></b>

          2. <tt id="uvnfp"></tt>
            <cite id="uvnfp"><noscript id="uvnfp"></noscript></cite>
            <rp id="uvnfp"><nav id="uvnfp"></nav></rp>

            <tt id="uvnfp"><noscript id="uvnfp"></noscript></tt>

            黨代會常任制的歷史演進

            時間: 2011-02-05 欄目: 憲法論文

            黨代會常任制的歷史演進
              
              口吳其良
              
              內容摘要中共試行的黨代會常任制與歷史上馬克思、恩格斯和列寧所推行的黨代會年會制是有區別的。中共八大提出實行黨代會常任制是共運史上的一個創舉,但因歷史條件所限,八大二次會議后黨代會常任制就停止了。改革開放后,黨代會常任制從上世紀80年代后期開始重新試點,有12家單位參加,到十六大以前堅持下來的只有五家。十六大后在中央推動下黨代會常任制擴大試點,在實踐中雖然積累了一些有益經驗,但因涉及黨內權力的重新分配、黨內機構的重新設置和國家權力結構中黨政的關系,常任制很難普遍實行。為此,我們要加強對常任制實行范圍的研究和制度的科學合理設計。
              
              關鍵詞黨代會常任制歷史演進爭論
              
              作者吳其良,解放軍南京政治學院上海分院教授。(上海:200433)黨代會年會制的由來及其與常任制的區別
              
              在無產階級政黨的建設史上,馬克思恩格斯首創了黨代表大會年會制。馬克思恩格斯于1847年參與創建共產主義者同盟時,就強調指出了黨代表大會是黨的最高權力機關。《共產主義者同盟章程》規定,“總區部向最高權力機關——代表大會報告工作,在代表大會閉會期間則向中央委員會報告工作”,“代表大會是全盟的立法機關”,“中央委員會得出席代表大會,但無表決權”。為了保證黨代表大會真正成為黨的權力中心,馬克思恩格斯提出實行黨代會年會制。列寧繼承了黨代表大會年會制,改變年會制傳統的是斯大林。在他主持黨的工作初期,還能堅持黨代會年會制,比如十三大(1924年)和十四大(1925年)還照常召開,但此后代表大會就再也沒有按期召開過。1927年的十五大開始將黨代會改為至少每兩年召開一次,1934年的十七大又改為每三年召開一次,實際上也未能堅持。此后,1939年召開的十八大與十七大相隔了5年多,1952年的十九大與十八大竟相隔13年之久。雖然中間經歷了衛國戰爭,但也是在戰爭結束之后7年多才召開十九大的。
              
              中國共產黨在建黨初期大體上堅持了黨的代表大會年會制。從實際執行的情況看,六大之前,大致上做到了一年召開一次黨代會。但六大之后直至1945年七大之前,由于戰爭環境等原因,整整17年都沒有能夠按照黨章規定召開黨的代表大會。考慮到年會制難以貫徹.1945年七大通過的黨章將黨的代表大會改為每隔三年召開一次,期間可舉行黨代表會議。
              
              當前理論界對黨代表大會常任制的研究正在不斷深入,但是應當指出,目前正在進行理論探討和實踐探索的常任制,與歷史上的年會制是有著很大區別的,不是一回事。無產階級革命家所設想的年會制包括“9月進行選舉”、“區部委員會和中央委員會的委員任期為一年,連選得連任,選舉者可以隨時撤換”等特征。[21而中共正在試行的常任制(通常五年為一屆)包括年會制和代表任期制,并且在會議期間不進行換屆選舉。由此可以得出結論,年會制不等于常任制,行政管理論文 但是實行常任制就必須實行年會制。
              
              中共八大黨代會常任制的提出及中止
              
              關于常任制的設想和提出,理論界普遍以鄧小平在八大上所作的《關于修改黨的章程的報告》為依據,認為是鄧小平提出實行黨代表常任制。其實,毛澤東最早提出設立黨代表常任制這一思想,但是并沒有明確表述為常任制。1956年4月28日,在中央召開的政治局擴大會議閉幕會上,他提出:是否可以仿照人民代表大會辦法,設常任代表,我們有人民的“國會”,有黨的“國會”,黨的“國會”是黨代表大會。他解釋實行黨代表常任制的理由:常任代表就是一年開一次會,我們已經十年多沒有開代表大會了,有了這個制度就非開不可。他以商量的口氣說,是否考慮這個辦法,譬如五年一任。根據毛澤東的意見,在聽取了省、市、自治區黨委負責人的意見之后,鄧小平主持黨章修改小組對第二次修改稿又進行了修改,加寫了從中央到縣一級的黨代表采用“常任制”等重要內容。同年5月,中央向各省、市、自治區和中央各部委黨組、黨委發出《關于討論黨章修改稿的通知》,其中提示需要“特別注意”的第一項內容便是:“草稿中規定全國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代表大會采用常任制度,并且規定各級代表大會每年開會一次,這是一個重大的改變,請你們考慮這種制度是否妥當。”經過上上下下的反復討論、修改,充分發揚民主,八大把常任制寫進了黨章。
              
              1956年9月,黨的第八次代表大會上,鄧小平同志作《關于修改黨的章程的報告》,在我黨歷史上第一次系統地提出和闡述了黨的代表大會常任制問題。他說,要“把黨的全國的、省一級的和縣一級的代表大會,都改作常任制,多少類似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那樣。這三級代表大會一律每年開會一次”。
              
              根據八大的指導思想,1956年11月,中央作出了《關于黨的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以后召開的地方各級黨的代表大會實行常任制問題的規定》,1957年10月,中央又作出了《關于黨的地方各級代表大會代表名額和代表改選、補選問題的規定》。當時全國各省、市、自治區一級黨的代表大會(除西藏外)和1500個左右的縣(自治縣、市)從這屆起都實行了常任制。遺憾的是,黨的八大關于黨代會常任制的理論創新和制度創新基本上沒有付諸實踐。從1957年起黨的指導思想轉向“左”的方面,八大二次會議并沒有于1957年如期舉行,而是推遲到1958年5月才召開。之后,就再也沒有召開過。1969年4月,黨的九大通過的黨章正式否定了八大實行的黨的代表大會常任制,規定:“黨的全國代表大會,每五年舉行一次。在特殊情況下,可以提前或延期舉行。”這一規定沿用至今。建國后對黨的代表大會常任制的探索就此中斷。改革開放后黨代會常任制的第—輪試點20世紀80年代初,隨著改革的逐步深入和黨內民主政治建設的不斷發展,中央有關部門重新對黨代表大會常任制作了研究,引起了黨內外的關注。十一屆五中全會通過了《關于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其中第8條規定,“各級黨組織應按照黨章規定,定期召開黨員大會和代表大會。”1980年中央印發了中組部起草的《關于開好縣、市、州黨代表大會的幾點意見》。尤其是在黨的十三大提出“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在黨的建設上走出一條不搞政治運動,而靠改革和制度建設的新路子”的思想后,如何進一步健全黨的代表大會制度就被提到更高的位置上來了。
              
              從1988年起,浙江省臺州市椒江區(具級)和紹興市(地級),經中組部和省委的批準,率先在黨的代表大會制度方面做了一些改革探索,其中特別是借鑒黨的八大實行黨代會常任制的做法,建立了地方黨的代表大會常任制,開始進行黨代會常任制的試點工作。此后,其他部分省市試點工作也相繼展開。對此,理論界進行了激烈的爭論。在這次爭論中,比較有代表性的是高放針對胡喬木在中共十二大時提出的不宜實行常任制的三條理由談了不同看法。他認為,“第一,有人認為,八大有關常任制的規定,實踐證明很難行得通。其實,沒有行得通,并不是客觀上有什么困難,而是中央有些同志不想每年開黨代會,沒有決心執行代表大會的決定,全國人大也是年會制、常任制,規模比黨代表大會還要大,為什么能開?可見,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第二,有人說,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同全國人大有很大的不同。全國人大每年開一次,那是因為每年需要審議一些年度性的重大議題,不能不每年開。黨代表大會的任務主要是確定黨在一個階段的路線方針,因此不需要也不可能每年開年會。這個理由表面上似乎很有道理,只是深入研究,我看也成問題。因為實踐證明,黨的路線方針和基本政策,也需要在總結實踐經驗的基礎上經常調整。如果事隔五年才總結經驗,凋整政策,為時太長。尤其是改革時期,必須要及時總結經驗,及時調整政策……既然全國人大每年都有很多年度性的重大議題要討論決定,這些重大議題又需要黨及時地給予正確的領導或引導,那么每年全國人大召開之前,先召開黨的代表大會,把要提交全國人大討論的重大議題先集中全黨的智慧,由黨代表大會作出原則性決定,提出原則性建議,提交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這樣不是更充分地體現我們黨的預見和對全國人大思想上政治上的領導嗎?”
              
              “第三,有的同志說,如果施行黨代表大會常任制,那么對黨代表應該有什么樣的任務和職權,他們同各級黨委是什么樣的關系,很難作出明確妥善的規定,甚至會使各級黨委的工作不必要的復雜化。其實這個問題不難解決。代表的職權和任務就是聯系本地區的黨員群眾,收集并反映廣大黨員的意見和要求,參加黨代表大會,參與決策的討論和決定。黨代表平時不干預當地黨委的工作,黨代表如果不是當地黨委成員,他就不可能以代表的身份去干預當地黨委的工作。如果他是當地黨委委員,就以委員身份參與黨委工作,不會使各級黨委的工作復雜化。”
              
              2000年9月,李忠杰教授向有關部門撰寫了《有關黨代會常任制的歷史情況》的研究報告。這份研究報告全面回顧了歷史上黨代會召開的基本情況,介紹了十二大上胡喬木對黨代會常任制問題所作的說明,特別是對這個說明進行了言之有理的推敲辨析。李忠杰認為,胡喬木所提出的十二大不實行黨代會常任制的三條理由,其實難以成立。
              
              從1988年開始的常任制第一輪試點,由于試點工作的具體組織者對國際共運史研究不夠,對黨的八大關于在縣以上推行黨代會常任制這“一項根本的改革”理解不深,對事隔30多年進行黨代會常任制試點的意圖領會不多,致使所有試點都停留于每年一次會議的形式層面,最多對黨代表個人的行權略有嘗試,而沒有向黨代會常任機關的行權層面發展,導致大部分試點工作成效不大。到黨的十六大召開前,這批首先開展黨代會常任制試點的12個縣、市,除浙江省的臺州市椒江區、紹興市、瑞安市和山西省的晉中市榆次區、和順縣等5個市縣區還在試點外,其余均已停止試點。十六大召開前夕,廣東省委組織部主辦的《廣東支部生活》以“能不能實行黨代表常任制”為題舉行了一個研討會。在討論會上,學者們爭論得非常激烈,最終形成兩派觀點:王貴秀教授等一派極力主張實行黨代會常任制;另一派則認為如果沒有通盤的黨政領導體制改革,僅僅搞一個黨代會常任制沒多少實際意義,因此認為黨代會常任制不應是發展方向。分析其中原因,都有一個共性問題,就是“陷入了一種可能突破卻未能突破的境地,在涉及科學分解黨委權力,改革議行合一的領導體制,改變現行黨內權力運行機制方面,沒有實質性的進展”。結果,試點的改革因失去動力而停滯不前,因缺乏方向而流于形式,從而也因黨員干部群眾對其失去興趣和信心而自行中止。
              
              十六大以來黨代會常任制的第二輪試點
              
              當歷史進入21世紀后,中國共產黨對自身所處的歷史方位進行了新的判斷,對當今世界政治文明成果有了更加全面的把握,因而對于通過黨代表大會常任制促進黨內民主的發展也就有了更大的決心。因此,十六大政治報告提出:“黨內民主是黨的生命,對人民民主具有重要的示范和帶動作用。要以保障黨員民主權利為基礎,以完善黨的代表大會制度和黨的委員會制度為重點,從改革體制機制人手,建立健全充分反映黨員和黨組織意愿的黨內民主制度。擴大在市、縣進行黨的代表大會常任制的試點。積極探索黨的代表大會閉會期間發揮代表作用的途徑和形式。”黨的十七大進一步提出:“實行黨的代表大會代表任期制,選擇一些縣(市、區)試行黨代表大會常任制。”這些重要論述,為黨代會常任制的理論探索和實踐探索提供了堅強的政治支持。
              
              在這一新精神的鼓舞下,十六大后實行黨代會常任制試點的地區如雨后春筍般紛紛涌現。短短幾年間,黨代會常任制的探索取得了較大的成果,黨代會常任制運行的各種具體方案紛紛出臺,其中較為典型的有以下幾種模式:
              
              一、椒江模式。椒江試行黨代會常任制,已經20多個年頭,由最初的試驗轉為正式實行。并旦椒江也是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全國最早試行黨代會常任制的單位中唯一沒有中斷過試驗的單位。椒江試行黨代會常任制的基本做法可以概括為以下五項主要制度:1.黨代表選舉制度。包括減少代表名額、劃小選區、改變候選人提名方式和實行競爭性差額選舉。2.黨代會年會制度。按照常任制的要求,椒江每五年召開一次換屆的黨代表大會,換屆代表大會閉會期間每年召開一次代表大會年會。3.黨代表常任制度。規范代表的權責,形成代表團制度,建立代表聯系機構和創辦工作刊物。4.區委工作制度。包括取消常委和減少委員數額,委員會決策實行票決制,形成組織黨員代表開展調查研究和建言獻策制度,以及區委向代表通報工作、事先征求意見制度和民主生活會制度。5.代表聯系黨員制度。包括黨員當選黨代表后,必須聯系本選區或本系統的5名以上黨員,每年黨代表都要將自己一年來履行代表職責的情況向本選區的黨員進行述職,以增強黨員對代表的監督。
              
              二、雅安模式。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區、滎經縣是在十六大以后第二批進行試點的單位。其實踐突破和制度創新主要有以下幾點:1.充分發揮黨代表大會的作用,為廣大黨員和黨代表經常性地參與黨內事務提供制度保證。按照“政治原則不突破、組織萬式可探索、工作方法要創新”的工作思路,在擴大黨代表的代表性和保證代表日常行權上大膽探索,制定了《代表大會工作辦法(草案)》。2.改革黨代表選舉辦法,提升黨代表的參政議政素質。改變過去沿襲下來的指定黨代表候選人的做法,對代表資格提出嚴格要求。建立起黨員自愿報名、公開承諾、公平競爭、公示的一套程序。3.改革機構設置,保障在閉會期間黨代表的日常行權。滎經縣設立了黨代表聯絡辦公室,掛靠在縣委組織部。雨城區代表大會設立了監督委員會、黨代表工作委員會和決策咨詢委員會。
              
              三、宜都模式。湖北省宜都市同樣是十六大以后開始試點的地區,其主要做法有:1.黨代表直選制。黨代表全部通過自薦報名、競選演說、差額直選產生,其中代表數額及結構由上一屆市委決定,黨代表中,各級領導干部所占比例不得高于65%,只要是黨員,都有選舉和被選舉權,代表由黨員直接差額選舉產生。2.加強代表的監督權。包括代表在審議市委報告時,可以向市委及其工作部門提出詢問,有關部門必須派負責人回答,代表可以參與重大問題的討論和決策;代表向市委及其工作部門提出的工作議案、建議、批評和意見,有關組織必須研究處理并負責答復。如果對議案辦理情況不滿,黨代表有權提出質詢,這在全國尚屬首次。3.黨代表向群眾述職,接受評議。宜都在全國率先實行黨代表向選區群眾進行述職,并接受群眾的評議。
              
              以上模式由于獲得政治上的明確支持,很快取得了一些新的突破,如在“兩委”中取消常委會、減少委員數額,建立黨代表工作委員會,黨代表對黨委辦理的議案進行詢問、質詢等。這些突破性的探索產生了廣泛而熱烈的反響。如今,黨代會常任制的探索在中華大地上方興未艾,展現出良好的前景。可以期待,這一探索不久將獲得重大突破,從而給黨內民主建設帶來一次革命性的變革。
              
              但是在實踐深入進行的同時,我國理論界圍繞黨代會常任制的爭論從未停止過。由于對中國政治體制改革和黨內民主建設的基本思路認識不同,不同學者提出了不同的觀點。多數人持支持性觀點,認為黨代會年會制和代表常任制對于堅持和落實民主集中制,對于“怎樣建設黨”這一核心問題,具有理論和實踐意義。黨的科學性與先進性必須首先體現在組織上;只有實行黨代會常任制,充分發揮黨的各級代表大會的作用,各級黨的主要領導人才真正是各級組織的“班長”。[,]有的認為推進黨內民主的制度建設,最關鍵是從黨的代表大會抓起,首先要規范黨的最高權力機關。[s]也有的持反對意見,認為實行黨的代表大會常任制的思路可放棄。讓黨代會真正發揮作用,并不是讓黨代表經常開展工作、多開一些會就能解決的,囿于決策人數越多效率越低這一普遍政治邏輯,如果過于強調發揮黨代會的日常決策功能,實行黨代會常任制,一方面可能降低我們的政治效率,削弱黨集中統一的優勢,另~方面必然加大會議成本和日常開支,甚至造成嚴重的文山會海和官僚主義。剮
              
              筆者認為,進一步發展常任制需要破解三個難題:一是常任制試點目標不清楚。一些地方以為黨代會常任制僅僅是起到吸納“民意”的作用,沒有把重點放在黨內權力的重新架構、理順“四會”(黨代會、全委會、常委會、紀委會)的關系上,沒有重新定位黨代會的職權。這就難以避免一年開一次會的形式主義走過場。二是沒有劃清黨代會和人代會的職責邊界,黨政不分。有一些黨代會年會,報告的內容和人代會差不多。這就向我們提出一個問題,黨代會年會有沒有必要開,是不是浪費人財物,勞民傷財。三是黨代會年會與上級黨組織的權力關系沒理順,下級黨代會應當有它的自主權和自治權,用以解決本轄區范圍內黨組織建設和黨組織領導與執政的實際問題。這些自主權和自治權究竟有哪些?目前還不清楚。其實,上下級之間同樣存在著權力的邊界問題,哪些你管,哪些我自己管,應當有一個合理的劃分。下級黨代會通過的決定和選舉的領導人,上級組織要是能無條件地否定,那么下級黨代會就沒有意義和價值去召開和做決定。這需要通過制定黨代表大會工作條例來解決。
              
              由此可見,在有關常任制問題上的理論構建和實踐突破還遠未完成.由于主觀認識上的偏差和客觀事物自身的復雜性,雖然從常任制的提出到現在已經半個多世紀了,局部的試行也已經歷了20多年的風雨歷程,但是常任制作為中國共產黨獨創的新生制度,還需要在中國政治體制改革和政治文明建設的生態環境中繼續接受實踐的檢驗。與此同時,廣大理論工作者圍繞常任制此起彼伏的爭論也充分說明,理論建設仍任重而道遠。毫無疑問,民主的發展是當今時代的潮流,是提高和鞏固黨執政合法性的重要基礎。但是民主的發展又受到規模的影響和制約,中國是一個超大型國家,而中國共產黨又是一個超大型政黨,在大黨執政大國的特殊背景下,革命戰爭年代那種小規模的會議制度顯然已不適用。因此,行政管理論文 在明確常任制發展方向的同時,必須深入研究常任制實行的范圍,當前黨內權力架構下權力的重新分配,黨的機構的重新設置,國家權力結構中黨政的關系,以及常任制的作用發揮和價值實現與有形、無形成本之間的關系。
              
              

            夫妻性姿势真人示范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唯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