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uvnfp"><legend id="uvnfp"></legend></object>
<b id="uvnfp"><tbody id="uvnfp"><label id="uvnfp"></label></tbody></b><b id="uvnfp"><form id="uvnfp"></form></b>
<b id="uvnfp"><tbody id="uvnfp"><del id="uvnfp"></del></tbody></b>
          <strong id="uvnfp"></strong>

          1. <tt id="uvnfp"><form id="uvnfp"><label id="uvnfp"></label></form></tt>
            <b id="uvnfp"><form id="uvnfp"></form></b>

          2. <tt id="uvnfp"></tt>
            <cite id="uvnfp"><noscript id="uvnfp"></noscript></cite>
            <rp id="uvnfp"><nav id="uvnfp"></nav></rp>

            <tt id="uvnfp"><noscript id="uvnfp"></noscript></tt>

            關于地鐵司機的心理健康

            時間: 2020-02-22 欄目: 心理健康

              這是一個在地鐵里干了30年的老司機,49歲,看上卻去比同齡人蒼老許多,工友們開玩笑說:“看看田師傅有多老,就知道我們地鐵司機有多苦啦。”

              “別人都說,你們說話怎么跟吵架似的?”田師傅說,“這是因為我們已經習慣在嘈雜的環境里大聲講話了。”由于工作環境影響,地鐵司機們的聽力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傷。休息的空當里,田師傅給老同學打電話,老埋怨聽不清楚,但當記者接過電話時卻聽得一清二楚……田師傅告訴記者,在家看電視他把聲音開到最小,因為自己只要聽見大一點的聲響,就會心里發慌,很難受。

              為了安全起見,地鐵公司給司機規定了許多規范動作。比如在駛離站臺時,必須右手食指指向出站燈,確認是綠燈后口喊“出站綠燈”,再開動地鐵。田師傅是一個負責的司機,每站都是這樣做的。這樣,環線一共18個站,每跑一圈手指18次出站綠燈,按照每天跑8圈,每年工作300天,30年下來,田師傅至少手指了1296000次出站綠燈。田師傅告訴記者,在馬路上看見紅綠燈,自己都會情不自禁地指一下,嘴里念叨“出站綠燈”。

              這樣的現象在汪師傅聽來哭笑不得。1986年,汪師傅從地鐵技術學校一畢業就來到地鐵工作了,這是他工作的第20個年頭。汪師傅的小兒子剛上初一,剛剛考的公共英語一級口語還拿了優秀。兒子這么懂事,汪師傅心里自然歡喜。即便如此,他也承認自己動手打過孩子,“有時下班回家了,心里就憋著一股無名火……”

              田師傅和汪師傅是地鐵司機里的兩個典型的例子,特殊的工作環境讓我們不能不對他們的身心健康擔憂。

              北京市統計局投資處的負責人向記者透露,今年上半年,地鐵的客運量累計3.2億人次。而且,地鐵司機工作的環境是相當特殊的,他們每天都要在陰暗的地洞里駕駛現代交通工具,相比其他類似工作更容易面臨工作壓力和倦怠情緒,而且,地鐵司機的每一個動作關乎的是上千人的性命……在陰暗條件下工作容易形成“禁閉性反應”

              “工作的時候只能看到線路和路燈,都分不清白天晚上了”。

              “長期見不著陽光,上一天班一照鏡子,臉上都是菜色”。

              這是記者采訪時聽到的。目前,北京1號線、2號線都設在地下,繞著環線開地鐵一圈需要40多分鐘,按照每站停兩分鐘計算,環線一共18站,如此一來,地鐵司機90%左右的時間是在昏黃的地洞里獨自度過。發著幽幽黃光的照明燈和信號燈,洞壁上盤根錯節的電線,還有下面的鐵軌,是洞里所能見到的一切。有司機自嘲說:沒有光合作用,這么多年也不見長!眾多心理專家一致認為,在陰暗條件下工作容易形成“禁閉性反應”,表現為:一方面比一般人更容易壓抑和郁悶,脾氣大、性子急,說話和做事“心急火燎”,另一方面是對外界事物失去了興趣,情緒低落、缺乏激情。“類似情況在軍隊、監獄中時有發生”。

              普通人上班“朝九晚五”,地鐵司機的工作性質卻是“陰陽顛倒”。在地鐵辦公室,記者看到一張大表,這是從2005年4月22日開始實施的工作時間表。為了工作量和工作時間的公平,環線所有司機被分成若干車隊,以車隊為單位實行倒班制度。按照表上的信息顯示,一個周期是96天,這也就是說,96天之內,每位師傅上、下班的時間都不固定。

              “他們的職業懈怠比別人來得早。”高級心理保健師成熙解釋道。一般3到5年人們對普通工作都會產生懈怠,而地鐵司機這樣的工作崗位通常一兩年就要面臨這個問題。職業心理咨詢師智然表示,人總是習慣于一種習慣,不確定的工作和生活狀態容易讓人覺得沒有歸屬感,就好像開車卻沒有車閘,行為和情緒常常陷入一種無序和失控的狀態,長此以往,將產生恐懼動蕩的情緒。而無論恐懼強弱,其性質是一樣的,那就是打破人的心理健康防線。

              連做夢都夢見剎不住車,這主要是因為他們恐懼采訪期間,記者發現一個規律,工友見面時不問別的,先問上班還是下班,如果是下班的人就會略帶點炫耀似的大聲說:“家走嘍!”地鐵司機的工作壓力很大,每天七八個小時精神高度緊張。為了保證行車安全和準點,公司規定,地鐵進站誤差不能早于或晚于標準時間一分鐘,如果有特殊原因,比如高峰期,允許適當遲到,但無論如何決不能提前進站。為此,在地鐵快要進站的時候,師傅們必須在黑乎乎的地洞里提前看好時間,確保準點到達。


            夫妻性姿势真人示范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唯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