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uvnfp"><legend id="uvnfp"></legend></object>
<b id="uvnfp"><tbody id="uvnfp"><label id="uvnfp"></label></tbody></b><b id="uvnfp"><form id="uvnfp"></form></b>
<b id="uvnfp"><tbody id="uvnfp"><del id="uvnfp"></del></tbody></b>
          <strong id="uvnfp"></strong>

          1. <tt id="uvnfp"><form id="uvnfp"><label id="uvnfp"></label></form></tt>
            <b id="uvnfp"><form id="uvnfp"></form></b>

          2. <tt id="uvnfp"></tt>
            <cite id="uvnfp"><noscript id="uvnfp"></noscript></cite>
            <rp id="uvnfp"><nav id="uvnfp"></nav></rp>

            <tt id="uvnfp"><noscript id="uvnfp"></noscript></tt>

            經濟學論文 關于人自然的對象性關系——《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之生態思想解讀論文范文參考資料

            時間: 2019-09-10 欄目: 金融學論文

            [摘要]馬克思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借力對象性活動原則,闡述了內含有珍貴生態意蘊的人與自然的對象性關系的思想。對象性關系理論為探索人與自然關系開啟新視角,成為探尋人與自然辯證統一關系的新武器;積極揚棄異化的對象性關系,指明了人與自然和解以及人的本質實現的方向和路徑;須以對象性關系為指導,立足當今社會,推動生產力和科學技術的“普遍發展”,建立人與人的“普遍交往”。

            [關鍵詞]《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對象性關系人與自然生態

            對象性及對象性關系是馬克思早期著作所討論的重要范疇之一,是《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的基礎理論,這一范疇主要用于探討人與自然的對象性關系,實際上它是馬克思轉向實踐唯物主義和實踐辯證法的邏輯起點。它所內含的人與自然的對象性關系、人與自然的異化以及對異化的揚棄等珍貴思想財富充分彰顯了生態意蘊,為人們正確看待和處理人與自然關系獲得正當性身份,解決困擾當今世界生態環境難題撥開了迷霧。

            一、馬克思主義的生態意蘊

            “動物僅僅利用外部自然界,簡單地通過自身的存在在自然界中引起變化;而人則通過他所作出的改變來使自然界為自己的目的服務,來支配自然界。”[1]p559一個“簡單”“利用”,一個“改變”“支配”,便是人同其他動物的最本質差別,因此,在自然環境承載力范圍內,世界歷史的巨輪載著響亮勝利的凱歌一路前行。然而,1970年美國洛杉磯光化學煙霧事件把過分陶醉于對自然界勝利的人類拉回了殘酷的現實。自此,拯救日益殘破和滿目瘡痍的地球成為人們的一場全球性挑戰。

            一時之間,迄今為止的全部思想、學說和社會制度都為避免成為造成生態環境問題的元兇而爭前恐后地站在“環境法庭”上搶奪發聲權,他們不僅要為自身的正當性做積極有力的辯護,為了彰顯自身的正義和價值,他們更要對其他思想及學說進行批判。馬克思主義曾一度被誤解為內含有強烈反生態色彩的純粹的經濟決定論與開發主義,在談“生”色變的敏感時期,馬克思主義承受了來自四面八方各種學說理論的共同討伐,更有甚者提出面對全球的生態挑戰,到底還需不需要馬克思主義的質疑。

            圖1:環境主義者對馬克思理論的看法

            其實不然,馬克思主義與生態主義有著天然的聯系,馬克思主義的生態思想是指導人們正確認識和處理人與自然關系,保護生態環境的有力精神武器。

            我們經常談及的生態學一般是將其理解為較為簡單層面上的生態學,即生態學是對生物存在與其環境之間關系態樣進行研究的學科。這樣一來,為我們所熟知和固化的生態學不僅與自然、環境、物種、環保等概念緊密相關,而且這些概念之間還可以簡單混用甚至直接等同。其實,只要稍加研究就會發現其中的不妥之處。Ecology[生態學]一詞在英國牛津字典的釋義為:Thebranchofbiologythatdealswiththerelationsoforgani**stooneanotherandtotheirphysicalsurroundings.如此不難看出,英國牛津字典所闡釋的生態學是生物學支派,不僅強調有機體間相互關系[therelationsoforgani**stooneanother],還強調與其他物理環境間關系[therelationsoforgani**stotheirphysicalsurroundings]。因此,生態學與環保思想等概念不同,它不是單獨直白地將“自然是什么”“人是什么”的問題割裂開來進行研究,而是將兩者緊密融合,著重強調和探究自然與人之間關系。也就是說,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才是生態學的研究主題,關系才是它的研究對象。而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馬克思揚棄“抽象的自然界”,確立對象性活動原則,深刻闡述了人與自然的對象性關系,這與生態學關注的“關系哲學”不謀而合。

            二、對象性理論:探討人與自然關系的新視角

            既然認為生態學及《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的研究主題在于強調關系哲學——在于闡釋人與自然關系,那么我們就來進一步細細品讀馬克思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是如何認識自然、談論人類,更為重要的是怎樣闡發人與自然關系

            從哲學史的角度來看,一切舊唯物主義都采取一刀切的割裂式方式研究和闡發人與自然關系,人與自然分屬于兩個相互孤立的半球,人與自然是相分離的。眾所周知,馬克思主義哲學大廈建立在辯證唯物主義歷史觀偉大發現基石之上,而鮮有人知曉辯證唯物主義歷史觀的思想火花已萌芽于《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簡稱《手稿》)并逐步走向成熟。因此,學界認為《手稿》是馬克思哲學的“真正誕生地和秘密”。在《手稿》中,馬克思借力對象性活動,沖破了黑格爾“抽象的自然界”以及費爾巴哈“感性確定性的東西”的人與自然相分離的思想藩籬,鋪平了“人是自然存在物”的坦途,搭建了“自然是人的本質存在”的橋梁,闡發了自然和社會的歷史生成性,揭示了人與自然的對象性關系。

            圖2:舊唯物論對人與自然關系的理解

            偉大的歷史創造都要站在前人苦心積淀的“肩膀”上才得以成就,馬克思的對象性理論也不例外。它淵源于德國古典哲學,尤其受益于黑格爾哲學自我意識活動原則和費爾巴哈感性直觀原則。但這一理論絕不是簡單的拿來主義,絕不是將兩者機械式的粗暴雜糅相加,而是馬克思在批判吸收他們合理內核基礎上依據辯證唯物主義實踐論的要求所進行的真正的哲學創新。

            黑格爾在探討人與自然關系時,最早提出、使用“對象化”范疇。但黑格爾的對象化過程始終沒有離開精神世界,他以“純粹的思辨的思想”開始,而以“絕對知識”,以“自我意識的”抽象精神結束。在黑格爾看來,“人的本質,人=(等同于)自我意識”,物的對象是絕對精神的“自我對象化”,即是被設定出來的自我意識的“外化”,它對自我意識來說只是純粹的創造物,只是在一瞬間似乎具有獨立的、現實的本質的作用。也就是說,在黑格爾那里主體和對象都始終停留在思維的層面,只不過主體是意識或自我意識,而對象則僅是主體(意識或自我意識)抽象出來的抽象的意識。那么,人同自然界的思辨的思想的價值——是外化的,從自然界和現實的人抽象出來的思維,即抽象思維,是純思想的辯證法,是精神自己在表演。對此,馬克思在《手稿》中一針見血地批判指出,黑格爾把人“看成非對象性的、唯靈論的存在物。[2]p206當然,須指出的是,馬克思對黑格爾哲學的批判并不是完全性的否定,而是保留了其辯證法否定性創造原則的非完全性的否定。馬克思認為黑格爾正是憑借否定性的辯證法把人的自我產生看作是一個過程,對象性活動在這個過程中不僅創造出對象,同時還創造了人本身——抓住了勞動對于人本質確證的極端重要性,即黑格爾在這個過程中把握到了勞動的本質,這是否定性辯證法的首要偉大之處。但讓人感到非常遺憾的是,黑格爾所講的“對象性活動”、“勞動”還不是真正的全面的“勞動”,是站在現代國民經濟學家的立場上看到的“勞動”——他只看到勞動“積極的方面”(思維中的勞動),而沒有看到勞動的“消極的方面”(現實中的勞動)。因此,黑格爾唯一知道并承認的是顛倒了主語與謂語之間關系的勞動,是“抽象的精神的”勞動。“現實的人和現實的自然界不過是成為這個隱蔽的非現實的人和這個非現實的自然界的謂語、象征。”[2]p216人與自然、主體與客體的關系僅僅是黑格爾為實現自我意識對人的本質的占有、向自身復歸而設定的環節,至多是在絕對精神自身范圍內的純粹、不停息的“圓圈”式運動中的抽象的統一,而絕不是現實的、真正的辯證統一。

            在《手稿》中馬克思毫不吝嗇地高度肯定了費爾巴哈對黑格爾的批判,認為他真正克服了舊哲學的窠臼,是唯一用唯物主義觀點對黑格爾辯證法采取嚴肅的、批判的態度的人。費爾巴哈從“肯定的感覺確定的東西出發”,用唯物主義的偉大武器批判否定了黑格爾“絕對的不變的抽象”,從而使主體由“非對象性的唯靈論的存在物”轉變為“以自然為基礎的現實的個人”,消除了自然界的“抽象性”“設定性”,從而化解了人與自然的外在的對立。但十分可惜的是,費爾巴哈“重新揚棄了肯定的東西,恢復了抽象、無限的東西”[2]p200,即他把否定的否定看作同自身相對立而肯定神學的哲學。他對整個世界的認識僅僅禁錮于單純的直觀感覺,人成為了與動物直接同一的自然人,費爾巴哈眼中的“人”還不是作為既定的主體的、現實的“人”,而只是類似于動物的自然活動的“人”。那么,在費爾巴哈那里,人與自然的關系就只是建立在感覺直觀基礎上的人與自然,也就是自然與自然本身的關系,偉大的創造與費爾巴哈擦肩而過。人與自然關系的真正的、辯證統一的任務在費爾巴哈那里同樣沒有完成。

            “費爾巴哈沒有走的一步,必定會有人走的。”[5]p295這個人就是馬克思。馬克思在積極汲取作為推動原則和創造原則的黑格爾哲學的合理內核——否定性的辯證法,同時在修正費爾巴哈的對象性直觀的基礎上引入“對象性活動”,上升到“對象性理論”,揭開了人與自然的對象性關系神秘的面紗。

            三、對象性關系:探尋人與自然辯證統一關系的新武器

            任何存在物都是對象性的存在物。也就是說,如果一個存在物在它自身之外沒有對象,或者說它不是第三者的對象,它并不具有對象性關系。那么,它的存在就不是對象性存在,等于它不存在。換句話說,“非對象性的存在物是非存在物”[2]p210。對象性關系具有自然性質的對象性關系和社會性質的對象性關系兩個層面的雙重含義。

            “人直接地是自然存在物”,這是第一個層面的自然性質的對象性關系。作為直接存在的自然存在物——人同時具有能動性和受動性:與生俱來的天賦和才能作為“******”(需要)存在于人身上使人具有了天賦的能動性,而在社會歷史發展過程中人逐步具備了人所特有的“類存在”的生成的能動性;人作為“自然的、也是感性的以及對象性的”存在物又是受制約和被制約的受動性存在。但不管人是能動性的存在或受動性的存在,人的本質的確證只能通過自然界得以實現——人本身不能夠確證自身的本質,自然界是確證人本質不可缺少的重要環節。而人在通過自然界確證自身本質的同一過程中,自然界也通過人確證了自然界本身。也就是說,人與自然互為確證對方本質的存在,是同一過程的兩個不同方面:一方面,這一過程是人把作為不依賴于他而存在于他之外的“對象”(自然界)作為表征自己生命本質存在的過程;另一方面,這一過程也是人成為存在于他之外的其他自然存在物的現實對象,是其他自然存在物的自然本質得以展開和確證的過程。人與自然相互確證的一般形式的具有普遍意義的對象性關系就是自然性質的對象性關系,它不僅存在于人和自然界之間,而且普遍存在于任何存在物都會具有的對象性關系之中。

            圖3:人與自然的自然性質的對象化關系

            自然性質的對象性關系具體表現為:一方面,人是自然的一部分。(1)人直接地是自然存在物,人來源于自然界,是自然界長期發展的產物和結果。恩格斯具體闡述了人從自然界進化而來的一般過程。人作為自然的產物,首先是一種自然存在物。正如恩格斯在《反杜林論》中所指出:“人來源于動物界這一事實已經決定人永遠不能完全擺脫獸性,所以問題永遠只能在于擺脫得多些或少些,在于獸性或人性的程度上的差異。”[1]p106例如,人和其他所有動物一樣具有食欲、性欲、自我保護等生物本能。再如,兒童離開母體,開始現實生活門戶之際,是毫無感情和思想地生活的,而饑餓——對食物的需要是他唯一的******。(2)人屬于自然界,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作為動物,“人是肉體的,有自然力的……存在物”[2]p209。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我們人類絕不是站在自然界之上去“支配”自然界,而恰恰相反,“我們連同我們的肉、血和頭腦都是屬于自然界和存在于自然界之中的”[1]p560。

            另一方面,自然界又是人的一部分。人是自然界中除他之外的其他存在物表征其存在的現實的對象,是其他自然存在物自然本質展開的對象。自然界是人的“無機的身體”。在人為了不致死亡而與自然界不斷交互的過程中,人通過勞動實踐在自然界留下自己的烙印,自然成為人化自然,人的活動對自然界產生影響,并且隨著科技進步和人的發展這種影響會越來越深刻。

            馬克思所闡發的人與自然之間所具有自然性質的對象關系思想,不但表明人是自然界中具有能動性的特殊存在物種,而且也表明了人作為自然存在物與其他自然存在物一樣也是受動性的存在,而人的受動性存在這一思想在全球性生態危機日益嚴峻的當今更具鮮明的時代價值。

            當然,人作為具有能動性的特殊的自然存在物,是在經歷了漫長的演化和發展后逐漸從純粹的動物界提升出來。人與自然之間生成了不同于其他自然存在物的獨特性關系——社會性質的對象性關系——這是人與自然關系第二層次的第二重含義。在《手稿》中馬克思指出:“人不僅僅是自然存在物,而且是屬人的自然存在物,也就是說,是為自己本身而存在的存在物,因而是類存在物。”[2]p211作為“對象性的”=“感性的”存在物的人感到自己是“受動的”,是一個有“激情”的存在物。

            社會性質的對象性關系建立的基礎是人的勞動實踐。首先,作為激情的“類存在物”的人感到自己是“受動”的,總是尋求借力于意識的能動作用強烈追求自身的本質力量。(1)人的本能是“被意識到了的本能”。人源于自然界,具有生物本能,但馬克思、恩格斯指出人的“意識”代替了“本能”。即人的本能(意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駕馭本能,擺脫本能的盲目控制)與動物的本能(完全受制于固有的生物本能)具有根本的差別。(2)人的本能具有屬人的社會性的表現形式。人屬于自然界,但人的肉體組織是物質發展的最高形式,人腦不僅在重量、比重以及結構上要遠遠超越動物,更是結出了“地球上最美的花朵”——思維著的精神。這就使得人在道德及法規的指導下,表現出高尚的“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屬人性質。其次,勞動這一實踐活動使得人能夠把自身和自身之外的存在物作為本身勞動的要素和對象。通過勞動實踐,人與自然更加緊密地聯系在一起。人通過勞動實踐與自然物發生相互關系,在這一過程中結出“人化的自然”以及“人的自然化”的果實,人和自然的本質也在這一過程中得到展現和確證。

            圖4:《手稿》中闡述的人與自然的對象性關系及內含的生態意蘊

            由此可見,無論是第一層意義上的自然性質的對象性關系,還是社會性質的第二層意義上的對象性關系,人與自然之間都是互為對象,處于互動共生的辯證統一關系之中。作為直接自然存在物的人——來源于、屬于自然界,是自然界的一部分,是“受動的、受制約的”存在物;作為屬人的類存在物的人,依賴于作為自己“無機的身體”的自然界,通過利用和改造自然使自身的需要得到滿足。無論作為何種形態中的人,都受動地存在于自然界中。《手稿》中馬克思對于人與自然的對象性關系的分析,為我們當前解決生態問題、理解和獲得在自然面前的正當性身份,具有重要的理論指導意義。

            人自然的對象性關系——《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之生態思想解讀畢業論文格式范文相關參考屬性
            有關論文范文主題研究: 關于經濟學論文范例 大學生適用: 10000字碩士畢業論文
            相關參考文獻下載數量: 41 寫作解決問題: 學術論文怎么寫
            畢業論文開題報告: 標準論文格式、論文設計 職稱論文適用: 雜志投稿、職稱評初級
            所屬大學生專業類別: 2018經濟學1000字方向 論文題目推薦度: 免費經濟學選題

            四、對象性關系的異化及揚棄:人與自然關系的和諧復歸

            開始之際,人與自然之間的同一性和互為表征的緊密聯系是人與自然關系的主旋律,也是馬克思在分析和研究人與自然對象性關系時所探究的主要議題。而隨著歷史車輪的碾壓前行,人與自然對象性關系隨即逐步展開,遺憾的是,人與自然同一和諧的一面并沒有伴隨人的本質力量不斷展現和外化而繼續發展,隨之逐漸顯現和尖銳化的卻是人與自然的對立和異化。

            那么,何以產生人與自然的對立、自然對人的異化眾所周知,馬克思是在對資本主義私有制的批判中建立起異化理論的,人與自然的對象性關系發展到資本主義社會,“勞動的這種現實化性表現為工人的非現實化,對象化表現為對象的喪失和被對象奴役,占有表現為異化、外化”[2]p157。勞動的產品作為一種“異己的存在物”,同勞動相對立,人的勞動不再是人通過自然界創造產品來滿足自身需要促進自身發展,不是人占有和支配勞動產品而是被勞動產品所奴役。這樣,人們不僅喪失了原本屬于表征自己本質存在的現實對象,并且更糟糕的是這種對象還發展成為同人相異化的對立性的存在。勞動產品的異化直接剝奪了“人的無機的身體”以及人的“精神世界”(人只有在運用自己的動物機能時才覺得自己在自由活動)。

            馬克思經過深入研究指出勞動產品的異化僅僅是我們所看到的結果,它只是生產活動的結果——生產活動本身的異化結出了勞動產品異化的果實,即自然與人對立的根源在于人的本質力量對象化——勞動的異化。在《手稿》中,馬克思指出勞動的異化主要是指勞動對人的類本質的異化。在資本主義私有制條件下,勞動不再是表征勞動者自由自覺類本質的活動,不再是勞動者肯定自己的目的——卻成為勞動者謀生的否定自己的手段(損傷了自己的肉體、摧殘了自己的精神),成為資本家創造、積累私有財產的途徑。在這一意義上,勞動就從人的“類本質”中異化出去了。馬克思更是直接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指出,比作為人的本質更加先在的東西已經退化******類社會個體的肉體組織與生理需要,“全部人類歷史的第一個前提無疑是有生命的個人的存在。因此,第一個需要確認的事實就是這些個人的肉體組織以及由此產生的個人對其他自然的關系”[2]p519,并且“一當人開始生產自己的生活資料,即邁出由他們的肉體組織所決定的這一步的時候,人本身就把自己和動物區別開來”[2]p519。而這些開始進行生活資料生產的活生生的現實存在的個人,是受到自然、社會等各方面現實制約和影響的以特定方式進行生產的個人,是受社會分工制約的個人,“受分工制約的不同個人的共同活動產生了這些個人看來就不是他們自身的聯合力量,而是某種異己的……他們不再能駕馭這種力量”[2]p537-538。因此,這種力量所決定的自然界對人的異化是“順理成章”和“無法避免”的,當今困擾全球的生態危機在一定意義上正是這“無法避免”的證明。

            既然探明了自然對人的異化的根源在于“擴大了的生產力”的異化,那要消解人與自然的對立就要揚棄這種異己的力量及與之相關的社會政治力量。馬克思在《手稿》中為我們指明了消解這種異化的道路是積極揚棄異化勞動和私有財產。

            在共產主義社會中,“社會是人同自然界的完成了本質的統一……是人的實現了的自然主義和自然界的實現了的人道主義”[2]p185。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馬克思進一步揚棄了抽象的“人的自我異化的積極揚棄”轉向現實的“生產力的巨大增長和高度發展”。

            馬克思關于人與自然對象性關系的思想,對于我們今天正確看待和處理人與自然關系、解決全球性生態危機,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論指導意義,這與我們黨的十八大提出建設生態文明思想具有內在的統一性。但我們必須更加清醒地認識到共產主義的實現是一個長期的歷史過程,比起仰望星空更為重要的是我們要落地于現實存在的當今,通過腳踏實地的實踐活動,正確處理人與自然關系,緩解日益嚴重的生態危機。(1)推動工業生產力和科學技術的“普遍發展”。在現代工業社會,要揚棄“擴大了的生產力”的異化,必須將現實力量訴諸工業生產力的發展和凝聚于科學技術的進步,而不能簡單粗暴、人為地阻止生產力和科學技術的發展,必須摒棄消極發展觀。(2)增進人與人之間的“普遍交往”。當今工業社會,社會分工越來越精細,為了避免新的異化的產生,必須建立起人與人之間的“普遍交往”,這種“普遍交往”,是建立在生產力和科學技術不斷進步、生產和生活效率普遍提高的基礎上。

            總之,馬克思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借力對象性活動原則,詳細闡述了內含有珍貴生態意蘊的人與自然的對象性關系的思想,他主張用辯證唯物主義觀點來探究人與自然關系,并指出通過到達共產主義來積極揚棄人與自然對象性關系的異化,最終實現人與自然、自然與人的和諧。這些珍貴思想為我們今天科學地解決人與自然矛盾、維護生態平衡、建設生態文明開出了一劑良方。○


            夫妻性姿势真人示范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唯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