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uvnfp"><legend id="uvnfp"></legend></object>
<b id="uvnfp"><tbody id="uvnfp"><label id="uvnfp"></label></tbody></b><b id="uvnfp"><form id="uvnfp"></form></b>
<b id="uvnfp"><tbody id="uvnfp"><del id="uvnfp"></del></tbody></b>
          <strong id="uvnfp"></strong>

          1. <tt id="uvnfp"><form id="uvnfp"><label id="uvnfp"></label></form></tt>
            <b id="uvnfp"><form id="uvnfp"></form></b>

          2. <tt id="uvnfp"></tt>
            <cite id="uvnfp"><noscript id="uvnfp"></noscript></cite>
            <rp id="uvnfp"><nav id="uvnfp"></nav></rp>

            <tt id="uvnfp"><noscript id="uvnfp"></noscript></tt>

            新聞真相與國際政治博弈

            時間: 2019-09-04 欄目: 國際政治論文

             摘要:新聞界一直堅持客觀公正的準則, 但在國際新聞報道中, 當面對國家利益沖突時, 各國的國際傳播內容為迎合本國主流意識形態要求, 為尋求本國政治行為正確而不得不放棄對新聞真相的堅守。

              關鍵詞:新聞真相; 國際政治博弈; 國際輿論; 后真相;

              2018年10月2日, 沙特著名時評記者賈邁勒·卡舒吉在沙特駐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領事館離奇失蹤, 引起了國際輿論的強烈關注。10月2日, 卡舒吉進入領事館辦理結婚相關手續, “再也沒出來”。土耳其認為卡舒吉死于一場精心預謀的政治謀殺, 通過政府高官和官方媒體不斷釋放卡舒吉事件的相關證據, 并將懷疑和調查的矛頭指向了沙特, 要求沙特配合調查和給予解釋。

              卡舒吉案剛剛爆出時, 沙特媒體堅稱卡舒吉已經離開領事館, 并對卡舒吉進行強烈抨擊, 稱他是與“國家敵人”勾結的“叛徒”, 在一次次土耳其陸續公布有關證據后, 沙特最后還是不得不承認卡舒吉在沙特駐土領館內死亡的基本事實。沙特媒體的態度也發生改變, 他們開始對卡舒吉表達關切。

              在此過程中, 沙特被推向國際輿論漩渦的中心, 備受煎熬, 而土耳其穩坐釣魚臺, 掌握著事件發展的節奏, 試圖成為這場博弈的最大贏家。另外, 西方國家也在盤算著如何從中獲得最大利益。

            新聞真相與國際政治博弈

              一、新聞真相成為政治集團博弈的籌碼

              傳媒是人類社會物質生產和精神生產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 自它產生以來就深深地打上了政治的烙印。可以說, 傳媒與政治有著天然的聯系, 特別是在當今國際政治博弈進入白熱化階段, 傳媒成為政治的手段, 政治成為傳媒的靈魂。

              在“卡舒吉事件”上, 土耳其政府利用卡舒吉案的既定新聞事實, 將沙特置于國際輿論的風口浪尖。由于土耳其與沙特同是中東大國, 存在戰略競爭關系, 土耳其希望利用該事件占據道義制高點, 給沙特致命打擊。同時, 以此為籌碼, 換取美國在庫爾德武裝問題上對土耳其的支持。特朗普上臺后, 沙特在美國中東戰略中的地位日益顯著, 雙方一舉簽下1000多億美元的軍售合同。雖然特朗普對“卡舒吉事件”真相認可并以尋求真相為名進行“滅火”, 但對該事件堅持低調淡化處理, 可謂“高高舉起, 輕輕放下”。與美沙聯盟巨額利益關系不同的是, 英法德與沙特沒有直接的利益聯盟關系, 但有著政治集團的博弈和意識形態上的沖突。三國外長在卡舒吉案件剛爆出來就發表聯合聲明, 要求查明真相, 嚴懲真兇。據有關消息, 英國已經開始在制定針對沙特有關人士的制裁名單。中東地緣政治矛盾交織, 國家之間關系復雜, “卡舒吉事件”本身引發的軒然大波, 牽扯到美國全球利益、中東的格局變化等, 折射出世界多極化格局下大國在中東激烈的政治博弈。

              在全球競爭中, 雄厚的經濟實力是取得勝利的關鍵, 以國際傳播為代表的軟實力也是政治集團博弈的重要力量。利用現代信息技術進行輿論滲透和思想滲透, 將新聞真相以符合本國利益為原則, 向對手發動輿論戰和宣傳戰, 為政治博弈創造條件, 已成為當前國際較量的“新常態”。烏克蘭危機中, 俄羅斯以一系列非常規性質的新聞事實, 避實就虛, 出奇制勝, 消除了西方國家關于烏克蘭危機的話語權, 贏得了不少國際受眾的認可與理解。

              二、新聞“后真相”時代下, 國際博弈的“后真相政治”

              “后真相”是國際政治博弈和新聞運作的新現實。2016年, 《牛津詞典》將“后真相”一詞選為年度英文詞匯。早在1992年, 美國《國家》雜志一篇關于海灣戰爭的文章中就使用了“后真相”一詞。隨著英國脫歐和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等事件幕后事實的揭露, 說明政治集團為了掌握國際話語權, 贏得國際博弈競爭優勢, 竭力封鎖那些令他們蒙羞的新聞真相, 民眾則竭力從中辨明是非, 并自覺或不自覺地活在“后真相”時代。

              “后真相政治”又可以稱作“后事實政治” (postfactual politics) , 政治集團紛紛將真相放在第二位置。“后真相政治”在“卡舒吉事件”中表現得十分突出。最初在面對土耳其的控訴時, 沙特堅持認為卡舒吉已經離開領事館, 有關沙特下令處決卡舒吉的指控毫無根據。隨著事件持續發酵, 沙特又稱卡舒吉因與他人發生肢體沖突而死亡。面對土耳其一而再, 再而三給出的實錘和國際輿論的壓力, 沙特不得不承認是高級官員不恰當的審訊方式導致卡舒吉的死。從強硬轉向軟化, 從否認到慢慢承認, 沙特政府在公開的辯論中越來越自相矛盾, 其中不難窺見沙特試圖掩蓋新聞事實的意圖。一旦沙特政府承認卡舒吉案的幕后真相, 它面臨的是多國的制裁和人道主義的譴責。甚至美國也會考慮重新調整與沙特的關系, 這將讓沙特陷入國際博弈不利地位。

              當今國際博弈的“后真相政治”明顯帶有失真的特征, 忽略相關事實, 煽動民眾情緒。在英國脫歐運動中, 脫歐支持者宣揚“每周省3.5億英鎊”這一口號就是忽略了相關事實。越南戰爭期間, 時任國防部部長羅伯特·麥克納馬拉 (Robert McNamara) 曾在新山機場召開新聞發布會, 在會上他報告說自己備受鼓舞, 戰況進展成績斐然。8年之后, 《紐約日報》和《華盛頓郵報》刊登了一份由政府撰寫的機密報告, 里面就有麥克納馬拉向總統匯報的真實內容。他認為, 越南的狀況慘不忍睹, 需要更多美國士兵參戰而不是相反。總而言之, 實際內容與他在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所說的完全相反。《華盛頓郵報》前執行主編本杰明·布萊德利 (Benjamin C.Bradlee) 在20年后提出了一個問題:“如果真相在1963年就公布, 而不是等到1971年才大白于天下, 將發生什么?”

              一句古老的新聞格言說, 真相在任何有組織的社會中始終是受害者, 因為政治謊言是一門與文明一樣古老的藝術。從古至今, 真相與謊言就相互交織, 政治集團制造假新聞或者試圖掩蓋事件真相的背后, 是為了從符合本利益集團的角度闡述和解釋事件, 以贏取國內外輿論的理解與支持, 在國際政治博弈中搶占制高點。尤其是在新聞“后真相”時代, 國際博弈的“后真相政治”愈加突出。

              三、國際政治博弈對新聞真相及行業標準的影響及對策

              全球競爭環境下, 國際政治博弈以經濟實力為基礎, 軍事力量為后盾, 政治外交為主場, 輿論引導為工具。在政治集團利益面前, 新聞真相往往被放在次要位置, 這注定會對新聞行業標準產生影響。

              社會輿論被專業化的政黨集團操控, 將挑戰新聞媒體的原則與行業規范。新聞界公認, 在新聞撰寫的過程中, 新聞工作者必須堅持新聞的真實性原則。關于真實性又有兩個要求, 一是新聞報道的事實是準確的, 二是新聞報道者要對新聞事實認識正確。在“卡舒吉事件”中, 沙特媒體為迎合本國政府國際政治博弈新形勢的要求, 罔顧新聞事實, 歪曲幕后真相, 違背新聞客觀規律而報道假新聞。在后來的實踐中證明, 沙特媒體在真相面前只能自相矛盾, 在自食其果的同時還給新聞媒體行業帶來負面影響。

              在國際政治博弈中, 大國為了掌握國際話語權, 贏得競爭優勢, 在自覺或不自覺中會對傳統媒體報道內容或形式進行一定的創新與突破。在烏克蘭危機中, 俄羅斯利用新媒體打破傳統輿論戰的宣傳滲透方式, 借助領袖個人形象和采用娛樂性新聞信息轉移輿論焦點, 為俄羅斯取得這場政治博弈中的話語權立下了不可磨滅的功勞, 也給全球新聞媒體行業如何突破套路化的宣傳方式帶來啟示。

              “卡舒吉事件”讓我們反思, 在國際政治的激烈博弈下, 新聞媒體該如何堅守行業底線?針對這個問題, 以下對策可供參考:

              第一, 新聞行業從宣傳本位回歸新聞本位, 重拾對真相報道與解釋的話語權。新聞行業要堅持新聞專業主義, 重視新聞客觀規律, 不臣服于政治權威或經濟利益。新聞工作者應摒棄政治集團利益優先的原則, 以社會的公共利益為出發點, 堅持準確、平衡、獨立、可靠性、證據基礎等原則, 向公眾提供和解釋真實、全面、客觀、公正的報道, 并在此過程中增加報道分量, 重塑媒體權威, 掌握對真相報道的話語權。

              第二, 新聞媒體要保持理性與科學的態度, 進行正確輿論引導。在政治博弈環境下, 媒體競相展示甚至夸大各國科技研究的最新成果, 以增強國家競爭優勢和話語權。其中不乏個別媒體急于吸引眼球, 對新聞事實沒有科學理性的判斷就直接向社會發布, 造成錯誤的輿論引導。最近“世界首例基因編輯嬰兒”的新聞引發了人們廣泛的關注。一些主流媒體在最初報道的時候, 鼓吹這是中國人在人類基因領域取得的前所未有的進步, 并高度評價“基因編輯嬰兒”的科技成果。直到當日晚間, 上百名中國學者針對該事件反映的倫理道德問題發布《聯署聲明》, 一些媒體才意識到“基因編輯嬰兒”背后的倫理風險和潛在隱患。“基因編輯嬰兒”經過外媒報道在國際輿論中掀起軒然大波, 甚至有極端人權主義者借題發揮, 質疑中國的人權。此事也暴露了部分新聞媒體缺乏對真相背后的輿論環境的考慮。

              第三, 新聞工作者要改變傳統報道方式, 對內容和形式進行創新、突破。互聯網時代, 新媒體應對突發事件的能力比傳統媒體更勝一籌, 新聞工作者應適應大數據時代, 利用新媒體平臺及時有效地深度報道政治背后的真相, 同時利用網絡的隱蔽性和新媒體的匿名模式揭露事實背后的真相。新聞媒體在報道官方政治新聞時, 不要將內容生產官方化和標簽化, 可以讓新聞報道變得有溫度, 更易讓受眾接受和理解。

              參考文獻
              [1]許華.從烏克蘭危機看俄羅斯的國際傳播力——兼議國際政治博弈中的傳播之爭[J].俄羅斯學刊, 2015, 5 (27) :61-67.
              [2]易艷剛.“后真相時代”新聞價值的標準之變:以“羅爾”事件為例[J].青年記者, 2017 (2) :17-18.
              [3]支庭榮, 羅敏.“后真相時代”:話語的生成、傳播與反思[J].新聞界, 2018 (1) :54-58.
              [4]孫冉.卡舒吉“消失了”, 沙特“新的恐怖時代”來了?[J].世界知識, 2018 (21) :44-45.
              [5]比爾·科瓦奇 (美) .新聞的十大基本原則[M].劉海龍, 連曉東, 譯.北京大學出版社, 2014.
              [6]卡舒吉事件為何引發軒然大波[DB/OL]. http://hnrb.voc.com.cn/hnrb_epaper/html/2018-10/22/content_1346353.htm?div=-1, 2018-10-22.
              [7]新聞的后真相時代, 真相與情感的博弈[DB/OL].共產黨員網, http://tougao.12371.cn/gaojian.php?tid=810254, 2017-09-18.


            夫妻性姿势真人示范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唯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