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uvnfp"><legend id="uvnfp"></legend></object>
<b id="uvnfp"><tbody id="uvnfp"><label id="uvnfp"></label></tbody></b><b id="uvnfp"><form id="uvnfp"></form></b>
<b id="uvnfp"><tbody id="uvnfp"><del id="uvnfp"></del></tbody></b>
          <strong id="uvnfp"></strong>

          1. <tt id="uvnfp"><form id="uvnfp"><label id="uvnfp"></label></form></tt>
            <b id="uvnfp"><form id="uvnfp"></form></b>

          2. <tt id="uvnfp"></tt>
            <cite id="uvnfp"><noscript id="uvnfp"></noscript></cite>
            <rp id="uvnfp"><nav id="uvnfp"></nav></rp>

            <tt id="uvnfp"><noscript id="uvnfp"></noscript></tt>

            阿拉伯聯邦形成與失敗的原因分析

            時間: 2019-09-04 欄目: 國際政治論文

             摘    要: 1958年伊拉克與約旦阿拉伯聯邦的建立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兩國在地緣與歷史上諸多相似性是聯邦建立的基礎, 阿拉伯民族主義和國家主義是聯邦建立的推動力, 英美等國對聯邦的支持是聯合的重要條件, 阿拉伯聯合共和國的成立是聯邦建立的催化劑。但是由于聯邦存在諸多問題, 如聯邦的合法性等, 且國內外對聯邦也并非完全支持, 最終伊拉克革命爆發使聯邦在成立后六個月內迅速走向解體。

              關鍵詞: 阿拉伯聯邦; 伊拉克; 約旦; 阿拉伯聯合共和國; 民族主義;

            阿拉伯聯邦形成與失敗的原因分析

              Abstract: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Arab Union of Iraq and Jordan in 1958 was the result of a combinationof factors. The similarities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in geography and history are the foundation of its establish-ment. The Arab nationalism and statism are the impetus. The support from British and American is an importantcondition for the alliance.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United Arab Republic is a kind of catalyst. However, theUnion exists many problems, such as legality and so on. Domestic and foreign are not full support the Union. Inthe end, the Iraqi revolution pushed the Arab Union to the edge of disintegration within six months.

              Keyword: Arab Union; Iraq; Jordan; United Arab Republic; nationalism;

              二戰結束后, 中東獨立國家日益增多, 民族解放運動風起云涌。面對復雜的地區與國內環境, 1958年2月14日, 伊拉克與約旦在短暫磋商后宣布組成阿拉伯聯邦。同年7月, 伊拉克革命爆發, 將阿拉伯聯邦推向解體的邊緣。8月2日, 侯賽因國王宣布清算阿拉伯聯邦, 標志著聯邦僅維持五個月零十九天便走向解體。聯邦存在時間較短, 但是其建立與解體都對阿拉伯民族主義產生較大影響。有關阿拉伯聯邦的研究并不多, 國內學者王鐵錚[1]、黃民興[2]在其論著中也只是略有提及, 國外Juan Romero[3]、Patrick Seale[4]、John Major[5]等學者在論文中只稍有提及, 均無詳細論述。因此, 通過對阿拉伯聯邦建立與解體的原因進行多層次、多角度分析研究, 能夠對阿拉伯統一問題達到更深刻的理解和認識。

              一、阿拉伯聯邦建立的原因

              (一) 聯邦建立的基礎:伊約兩國地緣與文化的相似性

              建構主義國際政治理論的重要學者亞歷山大·溫特認為, 共有的知識和文化是建構主義結構所包括的三個主要因素之一[6]。伊拉克與約旦存在著諸多的相似性, 其“共有的知識和文化”較為廣泛, 成為其建立聯合的基礎。首先, 共有土地。兩國同處于亞洲西部、地中海東岸, 且有公共邊界線。約旦哈希姆王國位于阿拉伯半島的西北位置, 伊拉克地處五海環繞之地。約旦的東北部與伊拉克西部接壤, 共有邊界線長達181公里[7];其次, 共同的種族。伊約兩國自獨立以來, 阿拉伯人在兩國人口中所占比例均在50%以上, 約旦阿拉伯的比例較伊拉克更高;第三, 共同的宗教和語言。兩國均奉伊斯蘭教為國教, 約旦國家穆斯林占總人數的96%[8], 伊拉克穆斯林占總人數的95%以上[9]。阿拉伯語為兩國的官方語言, 英語為通用語言;第四, 共同的歷史。伊斯蘭教興起后, 兩國均先后處于伍麥葉和阿拔斯王朝統治之下, 后在奧斯曼帝國時期, 成為帝國東部的一個行省, 一戰結束后成為英國的委任統治地, 伊拉克1921年在英國的保護下建立費薩爾王朝, 1932年獲得完全獨立, 約旦直至1946年取得完全獨立;最后, 共同的目標:建立以哈希姆王朝為領導的阿拉伯統一國家。埃及自七月革命后在阿拉伯世界日益崛起, 威脅著伊拉克的地位, 其建立共和國的思想也動搖著約旦王室的統治。若伊約聯合實現阿拉伯國家的統一, 便能減弱甚至消除這種威脅。兩國之間諸多共同之處, 使其能夠較容易的達成理解和期望, 再加上伊斯蘭教信仰、泛阿拉伯民族主義思想等“共有的知識”, 使兩國的聯合成為可能。

              (二) 聯邦建立的推動力:阿拉伯民族主義與國家主義

              19世紀中后期, 奧斯曼帝國日益衰頹, 在歐洲資產階級革命思想的影響下, 開始出現以阿卜杜·拉茲曼·卡瓦基比為代表的反對奧斯曼帝國、實現阿拉伯振興的阿拉伯民族主義者。一戰時期, 民族主義運動在中東地區風起云涌, 許多民族主義組織相繼出現, 更有一些民族主義領導人為了爭取阿拉伯民族獨立, 尋求西方大國的幫助。阿拉伯世界最有影響力的哈希姆家族, 其領袖謝里夫·侯賽因配合英國, 領導阿拉伯人民反對奧斯曼帝國。而作為“報答”, 英國答應侯賽因在戰后建立一個以哈希姆家族為領導的獨立的阿拉伯國家。1920年3月8日, 侯賽因的三子費薩爾在大馬士革建立了包括黎巴嫩、外約旦以及巴勒斯坦在內的敘利亞國家。但是一個月后在圣勒摩國際會議上, 英法對于瓜分中東地區達成妥協, 阿拉伯人民要求建立獨立國家的希望再次破滅。

              一戰結束后至20世紀40年代, 阿拉伯民族主義者進行反帝反封建和要求國家獨立的熱情從未衰減, 泛阿拉伯主義不斷發展。隨著獨立國家日益增多, 各國均希望擴大本國利益, 或實現以本國為中心的阿拉伯統一, 阿拉伯國家主義不斷發展。1942年, 伊拉克首相努里·賽義德提出“肥沃新月”的聯邦計劃, 該聯邦設想涵蓋敘利亞、黎巴嫩、外約旦、伊拉克以及巴勒斯坦, 并對其他愿意加入聯邦的阿拉伯國家開放。1943年, 約旦的阿卜杜拉國王提出以1920年建立的敘利亞國家為基礎, 建立一個“從亞喀巴灣到地中海岸和幼發拉底河”的大敘利亞國家[10]。但是由于各方分歧較大無法達成妥協, 再加上埃及提出建立阿拉伯國家之間的松散聯盟, 伊約的“肥沃新月”和“大敘利亞”計劃最終都不了了之。1958年阿拉伯聯邦的建立, 一方面體現了伊約兩國發展阿拉伯民族主義、實現阿拉伯統一的思想, 另一方面也體現了兩國通過建立聯邦發展各自國家所做出的讓步。阿拉伯民族主義與國家主義共同推動著聯邦的建立。

              (三) 聯邦建立的重要條件:英國的支持

              中東地區戰略地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近代以來, 一直都是大國爭奪的目標, 英、法、俄等國都意圖將這塊土地置于自己的絕對控制之下。20世紀初, 大量石油資源被勘探和開發, 更加劇了列強的爭奪。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到1956年蘇伊士運河危機, 英國始終在中東保持強勢地位, 并在遏制阿拉伯統一方面發揮著突出作用。雖允諾了侯賽因建立獨立的阿拉伯國家, 背地里又與法國達成瓜分中東的《賽克斯—皮柯協定》, 以委任統治的方式將該地區分裂為多個依附于西方的國家, 并不斷阻擾阿拉伯國家進行統一的嘗試。二戰結束后, 由于英國在戰爭中的大量物資損耗以及美國的迅速崛起, 英國對中東的政策發生變化。在巴勒斯坦問題上初見端倪, 蘇伊士危機更能體現出這一變化。

              英國對中東政策的調整使其對阿拉伯國家聯合的態度也出現變化, 英國在1945年支持組建阿拉伯聯盟就是對其傳統政策的一個突破。因為如果英國反對阿拉伯聯盟的建立, 那么其在中東的影響無疑會因此減弱, 支持該聯盟可能會使其保持一定影響力, 并且倫敦認為, 由于成員國代表不同的利益, 這個松散的組織不可能實施統一的政策, 阿拉伯無法建立真正的統一, 這不會對英國的中東利益構成真正的威脅[11]。而對于伊拉克和約旦的合并, 英國態度更為積極。對英國而言, 蘇伊士危機對英國造成災難性后果, 使英國在中東的地位大大下降, 而伊約在親西方基礎上聯合, 進而實現阿拉伯統一, 可以挽回英國在危機之后的損失。且兩國保守政權實現聯合, 一定程度上壓制了國內激進主義的勢力, 這對英國也是百利而無一害。英國駐約旦大使查爾斯·約翰斯頓在給外交部的一份報告中提到, 他根據外交部發給他的指示繼續做出努力, 不斷向約旦國王侯賽因指出約旦與伊拉克建立密切聯系的好處, 并提到他駐巴格達的同事也向巴格達政府提出類似的建議[12]。由此可以確定的是, 最晚到1958年初, 英國已經改變了其在伊拉克—約旦聯合上傳統的反對立場。

              (四) 聯邦建立的催化劑:阿拉伯聯合共和國的建立

              1958年2月1日, 由埃及和敘利亞組成的阿拉伯聯合共和國宣布成立, 引起了安曼和巴格達相當多的憂慮。伊拉克的阿卜杜勒·伊拉王儲認為阿拉伯聯合共和國對伊拉克的生存構成了威脅。沙特國王伊本·沙特也對埃及與敘利亞聯盟表示擔憂, 把這次合并解釋為針對沙特、約旦和伊拉克等君主國的行為。伊拉克與埃及在中東地區存在傳統的競爭關系, 通過敘利亞能更純粹的看到兩者的對立。埃及和伊拉克的阿拉伯政策一直以來都處于這樣一個前提之下:敘利亞是爭奪阿拉伯社會領導權力的關鍵因素[13]。雙方都認識到, 控制敘利亞或者與敘利亞有特殊關系, 就可以孤立對方, 并且不需要與其他阿拉伯國家聯合。伊拉克曾謀求與敘利亞建立聯合, 但埃及外交部提出阿拉伯集體安全條約, 巧妙地反擊了伊拉克和敘利亞的聯邦。埃及和伊拉克除了對敘利亞普遍關注外, 還常在阿拉伯統一的旗幟下追求兩個相互沖突的阿拉伯政策。伊拉克力圖將東地中海的“肥沃新月”國家進行合并, 以消除西方大國在阿拉伯地圖上的人為邊界。埃及到后來才皈依于阿拉伯統一事業, 自視為阿拉伯統一的領導者。埃及希望建立一個牢固的阿拉伯集團來與西方大國, 尤其是英國打交道。其次, 開羅致力于維護一戰后確定的中東領土現狀, 以確保不會有任何阿拉伯國家組合來挑戰它的領導地位。阿聯的成立改變了地區力量的平衡:埃及在與伊拉克的斗爭中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對于約旦而言, 約旦希望建立一個在哈希姆王室領導下的統一阿拉伯國家, 與埃及作為中東地區統一事業“領導者”之間也是矛盾的。1952年埃及七月革命后建立起共和國, 約旦國內不少民族主義者與青年軍官意圖效仿埃及, 推翻哈希姆王朝的統治。阿聯成立后, 約旦國內不少人都認為約旦應該加入納賽爾集團, 以上種種都對約旦王室政權構成威脅。因此, 由于埃及和阿聯對伊拉克及約旦都構成較大威脅, 一方面為了團結“君主制”國家與“共和制”國家對抗, 另一方面為了遏制埃及在中東地區迅速上升的地位, 伊拉克與約旦在阿聯宣布成立后兩周, 也就是2月14日在巴格達宣布組成阿拉伯聯邦。

              二、阿拉伯聯邦失敗的原因

              1958年7月14日, 伊拉克爆發革命推翻君主制, 建立共和國, 并退出阿拉伯聯邦, 阿拉伯聯邦實際已不復存在。在獲悉費薩爾全家遇害、革命已成既定事實后, 侯賽因宣布繼任為阿拉伯聯邦的國王和軍隊總司令, 意圖出兵伊拉克恢復君主制。但是, 不論是約旦國家實力、伊拉克國內形勢抑或英美對約旦出兵的反對等, 約旦始終未能出兵伊拉克恢復君主制。伊拉克革命反而對約旦國內政權構成沖擊, 引發侯賽因國王統治危機。1958年7月31日, 英美照會約旦準備承認伊拉克新政府, 侯賽因國王于8月2日宣布解散阿拉伯聯邦。至此, 阿拉伯聯邦在成立后不到六個月便壽終正寢。聯邦的建立得到英美大力支持, 其相比較阿聯也有一定優勢, 如伊約較埃敘聯合更為平等, 納賽爾則在阿聯中被賦予“獨裁”權力[14], 但是在短時間內便走向解體, 究其原因有以下幾方面。

              (一) 聯邦合法性問題

              聯邦成立前, 為了增強聯邦計劃的合法性, 約旦與伊拉克報刊上不斷出現建議約旦與伊拉克建立聯合的文章。隨著合并不斷推進, 這種呼吁的頻率逐漸增加, 可能會造成民眾普遍支持建立聯邦的印象。另外, 埃及泛阿拉伯主義思想覺醒較晚, 并未在一戰中領導阿拉伯民族的統一運動[15], 而費薩爾和侯賽因的曾祖父——謝里夫·侯賽因, 在奧斯曼帝國晚期時就曾力圖建立一個阿拉伯聯盟, 他的努力至少領先于埃及領導人四十年。伊拉克與約旦這兩個哈希姆王朝作為侯賽因的直系后代, 是阿拉伯統一運動和早期阿拉伯民族主義的繼承人, 這或許能夠加強伊約聯邦的力量。1958年5月27日, 費薩爾國王在阿拉伯聯邦第一屆特別會議開幕式上的講話提到, 他認為阿拉伯聯邦是維持中立和中東穩定的一個手段, 新國家的另一個目標就是要與所有阿拉伯國家建立兄弟關系。

              但是以上三點并不能使國內民眾信服。伊拉克身處受西方支持的“巴格達條約”中, 安曼希望伊拉克在退出條約后再與之聯合, 遭到巴格達的拒絕, 安曼對此也無可奈何。巴格達條約明顯的親西方立場與費薩爾提到的維持中立顯然是互相矛盾的。再者, 新國家要與所有阿拉伯國家建立兄弟關系, 這一表述明顯是不真誠的, 其中就不包括在此前成立的阿聯。聯邦建立兩周內, 聯邦就與阿聯在媒體上進行了公開又尖銳的宣傳戰, 雙方都試圖否定對方存在的合法性[16]。而且, 在國內一些知識分子及阿拉伯民族主義者看來, 聯邦的建立被認為是旨在挽救伊拉克和約旦哈希姆王朝的措施, 而不是為了兩國人民的利益而建立的聯邦。在一個深受民族主義情緒滲透的地區, 幾乎沒有人批評納賽爾激進的民族主義政權, 民族主義者反而傾向于忽視阿聯中納賽爾政權的缺陷, 因為他們認為納賽爾政權是更純粹的民族主義政權。最后, 國內反對哈希姆王朝的民族主義者認為, 聯邦是在英美等西方帝國主義列強支持下建立起來的, 它所代表的是英美腐敗政權, 這就暗示了該政權的任何一個倡議都是值得懷疑的, 并可能損害阿拉伯世界的利益。納賽爾在1956年宣布將蘇伊士運河收歸國有, 表明他愿意挑戰來自西方和以色列的外部威脅, 得到整個阿拉伯世界的支持, 受西方支持的阿拉伯聯邦自然會遭到詬病。

              (二) 國內外對聯邦的反對

              伊約國內對阿拉伯聯邦成立的反應好壞參半, 但主要表現為民眾的漠不關心。瑞士報紙《新蘇黎世報》在1958年2月15日刊登了這樣一則消息:聯邦宣布成立的第二天, 當侯賽因國王穿過安曼時, 受到街道兩旁群眾的熱情歡呼。西德的外交官也證實了該情況。但還是有許多約旦人希望能夠成為阿聯的成員。當約旦議會于2月18日召開以批準聯邦協議時, 持反對觀點的代表和參議員在會議期間被禁止發言。對于伊拉克而言, 伊拉克人對聯邦的建立并不熱情, 他們擔心的是聯邦對約旦的經濟承諾會對伊拉克經濟產生負面影響。來自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估計也證實了伊拉克人的擔憂, 由于約旦國內大量的巴勒斯坦難民以及長期的財政赤字, 聯邦將會經歷一段較長時間的不穩定。伊拉克王儲阿卜杜勒·伊拉在聯邦成立不久后也意識到了聯邦存在的問題。2月份他在與英國駐伊拉克和約旦大使的對話中表示, 聯邦的經濟無法自給自足, 必要時需要外部援助才能鞏固聯邦的經濟;其次, 伊拉克的石油管道要通過敘利亞和黎巴嫩才能到達西方, 伊拉克的領導人非常擔心敘利亞會控制這一重要的生命線[17]。科威特為伊拉克石油的出口提供了一條可選擇的路線, 然而科威特的埃米爾對于延長巴士拉的管道到科威特沒有任何興趣, 英國在此時也采取較為被動的立場, 沒有要求科威特接受管道延長。王儲對這些使阿拉伯聯邦能夠繼續生存下來的必要措施的陳述, 表明了伊拉克的領導人也意識到了伊拉克約旦這一實體中存在的固有弱點。

              英國最初對聯邦的評價較為積極, 但分析之后結論卻是比較消極的。美國國務院近東事務辦公室主任斯圖爾特·洛克威爾認為, 盡管聯邦可以在理想情況下與阿聯形成對抗, 但新聯邦在伊拉克和約旦內部幾乎沒有廣泛的吸引力[18]。如果聯邦能夠吸引更多的阿拉伯國家, 民族主義者的反對這一政治穩定的障礙就可以消除。但是英國并未堅持鼓勵科威特加入聯邦。對于沙特, 在聯邦成立前, 約旦與伊拉克就希望沙特能夠加入聯邦。聯邦建立后, 沙特對于加入阿拉伯聯邦的官方立場是毫不含糊的。伊本·沙特國王在二月中旬明確否決了沙特與伊拉克和約旦合并的可能性, 并宣稱他的意圖是要維護沙特在這兩個新的政治實體之間的立場[19]。以色列對于約旦與伊拉克建立聯邦的態度是消極的。以色列媒體對于伊拉克部隊進入約以邊界的可能性表示擔憂, 因為兩國在1948年戰爭后并沒有簽署停戰協議。兩國內部對聯邦的反對, 中東別國對聯邦的不支持, 注定了聯邦無法長期維持的命運。

              (三) 伊拉克革命是聯邦解體的直接原因

              1958年, 黎巴嫩發生了反對夏蒙政府的動亂, 夏蒙政府親西方的立場遭到黎國內民眾的抗議。黎巴嫩社會的不穩定狀態波及到了親西方的約旦, 約旦國內深受震動。伊約在阿拉伯聯邦成立后協議建立統一的軍隊防御, 侯賽因要求巴格達向其提供更多的軍事支持以鞏固約旦現有政權。6月底, 總理努里·賽義德決定派遣伊拉克駐扎在巴格達以外賈勞拉的第20步兵旅, 與在約旦馬夫拉克的伊拉克部隊一起, 支援約旦和黎巴嫩[20]。但是早在1957年, 伊拉克民族主義者、復興社會黨以及納賽爾分子等秘密組成統一戰線, 密謀推翻費薩爾王朝, 實行積極的中立政策, 在軍隊中形成了以卡塞姆少將為首的自由軍官組織。革命爆發前, 美國中央情報局發現約旦與伊拉克反政府分子密謀政變, 侯賽因在獲知消息后迅速逮捕了一批策劃政變的人士, 費薩爾對此不以為然。在派遣進入約旦的步兵旅中, 卡塞姆的助手阿里夫為該旅的營長, 他設法掌握了該旅的指揮權。7月14日凌晨5點, 該旅在途徑巴格達時, 突然占領電臺, 宣布推翻費薩爾的統治, 建立伊拉克共和國。革命軍隊奪取王宮, 殺害了國王費薩爾、王儲阿卜杜勒·伊拉及其他王室成員、政府官員等, 首相努里第二天在出逃中被群眾認出, 被當場擊斃。伊拉克哈希姆王朝統治被推翻, 建立起了以卡塞姆為領導的共和國政府, 并宣布退出阿拉伯聯邦以及巴格達條約組織。侯賽因繼任為阿拉伯聯邦國王后, 準備派兵撲滅伊拉克革命, 但是由于自身實力有限, 且英美反對該行動, 使其無奈接受伊拉克革命政變的事實。至此, 阿拉伯聯邦只剩約旦一國, 聯邦實際已名存實亡。

              三、結語

              綜上所述, 由于各方面的原因, 阿拉伯聯邦能夠在短時間內建立起來。然而, 正是由于其匆忙建立, 許多基本問題沒有得到解決, 如聯邦的合法性問題、經濟問題等, 使得聯邦難以繼續發展。聯邦的建立是阿拉伯國家在尋求統一道路上的一次重要嘗試。然而, 它的成立也是阿拉伯國家分裂、泛阿拉伯主義衰落的重要表現:阿拉伯地區不同國家、不同利益集團之間的對抗不斷加劇。聯邦解體也沒有改變原來的對抗狀態, 國家之間宣傳攻擊仍在繼續。在伊拉克與約旦建立統一體的過程中, 政治聯合先于經濟聯合, 這就使得聯邦在成立初期面臨許多難以解決的經濟問題。經濟是基礎, 沒有穩固的經濟, 任何一個實體都無法維持長期穩定的發展, 這也是阿拉伯國家不斷尋求統一卻又屢次失敗的重要原因之一。將對阿拉伯聯邦的研究納入對阿拉伯統一問題的研究當中, 有助于更好的分析阿拉伯國家難以統一的原因。

              參考文獻:

              [1]王鐵錚.中東國家通史約旦卷[M].北京:商務印書館, 2005:198-210.
              [2]黃民興.中東國家通史伊拉克卷[M].北京:商務印書館, 2002:209-224.
              [3]ROMERO J.Arab Nationalism and the Arab Union of 1958[J]. British Journal of Middle Eastern Studies, 2015 (2) :179-199.
              [4]SEALE P. The United Arab Republic and the Iraqi Challenge[J]. The World Today, 1960 (7) :296-305.
              [5]MAJOR J. The Search for Arab Unity[J]. International Affairs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1944-) , 1963 (4) :551-563.
              [6]亞歷山大·溫特.國際政治的社會理論[M].秦亞青, 譯.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0:82.
              [7]中華人民共和國駐約旦哈希姆王國大使館經濟商務參贊處.約旦地理簡況[EB/OL]. (2015-7-28) [2018-2-20].http://jo.mofcom.gov.cn/article/ddgk/zwdili/201507/20150701063222.shtml.
              [8]唐志超.約旦[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06:16.
              [9]劉月琴.伊拉克[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07:2.
              [10]楊增耀.“大敘利亞計劃”的昔與今[J].阿拉伯世界, 1998 (04) :66.
              [11]KIRK G. The Middle East in the War[M]. Lond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2:344.
              [12]ROMERO J.The Iraqi Revolution of 1958:A Revolution Quest for Unity and Security[M]. Lanham, Maryland: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n, 2011:61-65.
              [13]SEALE P. The United Arab Republic and the Iraqi Challenge[J]. The World Today, 1960 (7) :297.
              [14]SEALE P. The Struggle for Syria:A Study of Post-War Arab Politics 1945-1958[M]. New Haven and London:Yale University Press, 1986:316.
              [15]HAIM S.Arab Nationalism:An Anthology[M]. Berkeley and Los Angeles: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ess, 1962:47.
              [16]TAL L.The Cold War in the Middle East[M]. 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7:115.
              [17]ROMERO J. Arab Nationalism and the Arab Union of 1958[J]. British Journal of Middle Eastern Studies, 2015 (2) :198.
              [18]BLACKWELL S. British Military Intervention and the Struggle for Jordan:King Hussein, Nasser and the Middle East Crisis, 1955-1958[M]. London:Routledge, 2009:102.
              [19]MAJOR J. The Search for Arab Unity[J]. International Affairs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1944-) , 1963 (4) :558.
              [20]TAL L. Britain and the Jordan Crisis of 1958[J]. Middle Eastern Studies, 1995 (1) :43.


            夫妻性姿势真人示范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唯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