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uvnfp"><legend id="uvnfp"></legend></object>
<b id="uvnfp"><tbody id="uvnfp"><label id="uvnfp"></label></tbody></b><b id="uvnfp"><form id="uvnfp"></form></b>
<b id="uvnfp"><tbody id="uvnfp"><del id="uvnfp"></del></tbody></b>
          <strong id="uvnfp"></strong>

          1. <tt id="uvnfp"><form id="uvnfp"><label id="uvnfp"></label></form></tt>
            <b id="uvnfp"><form id="uvnfp"></form></b>

          2. <tt id="uvnfp"></tt>
            <cite id="uvnfp"><noscript id="uvnfp"></noscript></cite>
            <rp id="uvnfp"><nav id="uvnfp"></nav></rp>

            <tt id="uvnfp"><noscript id="uvnfp"></noscript></tt>

            淺析藏傳佛教對歐洲的心理學的影響

            時間: 2019-09-04 欄目: 心理學論文

            摘要:藏傳佛教對歐洲的心理學的影響頗深。影響了一批又一批的心理學家。榮格曾撰文寫到,他的集體無意識觀念主要受到佛教的唯識學和藏傳佛教的啟迪。本篇論文旨在探究藏傳佛教對榮格心理學的影響。

            關鍵詞:藏傳佛教 榮格心理學 曼荼羅 西藏度亡經 影響

            一、背景

            在西方“正統”的心理學中,榮格自創的分析心理學,堪稱心理學的異教徒。榮格雖然師承弗洛伊德,并且從弗洛伊德身上學習到不少本事,但是,榮格在1912年發表的《里比多的變化與象征》一篇文章中,對于“里比多”的解釋與弗洛伊德的觀點產生了本質上的分歧。由此,榮格完全推翻了弗洛伊德的理論學說。

            在和佛洛依德決裂后,榮格經歷了的一生中極其重要、意義深遠的時期,即他的一些創新觀念產生的時刻。這些觀念后來占據了他余下的生命。這就是一時失去方向的時期。那是一個內心迷茫、混亂、孤立無援的寂寞孤獨期。榮格被一些混亂的夢、意境、幻覺困擾著,洶涌而來的無意思波濤曾使當時的他懷疑自己的理智。榮格無論從佛洛依德或任何其他人、著作和理論中都無法找到問題的答案。他離開他們,從自己的內心中尋求答案。

            二、曼荼羅與榮格心理學

            藏傳佛教的曼荼羅,構圖華麗典雅,內涵博大精深,是藏傳佛教大師獨特心理體驗和創造性想象的產物,具有宗教和哲學、心理學和美學的深刻意義與價值。曼陀羅是藏傳佛教關于宇宙形式的要領,是指宇宙對稱、統一、整體化的構造或境界。做法事時,法場也按照特殊的格局布置,以求自身與宇宙相諧融(榮格認為,這就是人的自我原型)。

            在榮格與自己黑暗的無意識激烈斗爭的六年之后,開始研究藏傳佛教,并從藏傳佛教中受到啟發。榮格堅持每天繪畫曼荼羅,在繪畫曼荼羅過程中,他豁然省悟:“圓圈是幽居于人類心靈深處的一種意象,這種意象自發的呈現,是一種恢復平衡和秩序的自然方式。它通常在內心迷惘混亂時呈現,并表示為不同的形式。”

            榮格通過自己的經驗發現,他所繪畫的每個曼荼羅,就是在那一特定時刻他內心本質狀態的表現。當他的精神狀態改變時,他自發的描繪的曼荼羅也隨之改變。榮格心理學認為,內心的種種想法均可以繪制成曼陀羅,實際上就是“投射”。可以是焦慮、抑郁的投射,也可以是擺脫焦慮抑郁過程的投射,可以是精神分裂的投射,也可以是精神整合的投射。 榮格發現了心理完整性的最佳表達方式,看到了曼荼羅的深奧含義及其在心理整合過程中的重要作用,榮格認為曼荼羅是心理完整性的原型與象征。

            三、《西藏度亡經》和榮格心理學

            1925年,美國人溫茲將蓮花生大師最有名的著作《西藏度亡經》翻譯成英文,這本書對榮格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榮格指出,《西藏度亡經》包含著深奧的心理學原理,并具有深刻的哲學意義。

            榮格曾撰文寫到,他的集體無意識觀念主要受到佛教的唯識學和藏傳佛教的啟迪。榮格認為藏傳佛教中從無名到徹悟的過程,同他自己的“集體無意識”、“原型”和“心理投影理論”,以及經“個體化”過程而達到“超驗智慧”的心理轉化過程,是正相對應的。榮格心理學中提到的“虛空”與藏傳佛教的“空”、“充滿”、“色”想對應,指出實與虛,生與死,同于異,明與暗,熱與冷,以及時空,善惡,美丑等是成雙成對、兩相對立,相互制約的。榮格這種二元性的超越和對立極性合一的思想,被認為正是藏傳佛教修行的終點。

            四、榮格心理學方法與藏傳佛教秘法

            1、靈魂的治療

            榮格的精神療法目的在于救治靈魂,處理精神問題。最重要的是實現個體的完善或者自我實現。榮格認為心理治療的方法應是簡單的順其自然,允許自己的無意識在寂靜中與他們交談,建立起意識與無意識作用之間的聯系,這兩個對立面的融合,這樣一個新的人格——自性就會顯現,同時自我傾向就會減弱。

            正如“治療靈魂”是榮格的工作和任務,痛苦和從痛苦中解脫,則是佛教的終極目標。甚至在佛教出現之前已是印度哲學的主要課題。解脫的方法有很多,本質上來說,即意識的根本轉化,為了適應不同的人的需求形成了多種方法。但這些不同的方法均能夠影響人類生命的三方面:身、口、意。

            2、治療方法

            榮格在對心理治療的方法上采用兩種基本方法:夢和積極想象法。其中積極想象法是榮格工作的創造性產物。這種方法的第一階段是誘導出一種寧靜、平和的心靈狀態。這種狀態是擺脫掉一切的思緒。這與藏傳佛教的冥想、修煉非常相似。冥想所帶來的生理變化,對人格和情緒的影響及冥想意識下的心靈變化等對榮格心理治療有很大的啟發。藏傳佛教對本尊、曼荼羅的觀想訓練深刻影響了榮格對心像的研究,榮格的治療正是與冥想結合起來的。

            結語

            隨著藏傳佛教在西方的傳播,一些佛學研究者發現了東方佛學和心理學的關聯,他們和心理學家從不同角度展開了對心靈的探索。本文試圖作一些比較性研究,探討藏傳佛教和榮格心理學之間的相似和差異,找出兩者之間可能存在的聯系,以便架構起溝通西方哲學和精神傳統、心理學與倫理學體系之間的橋梁。


            夫妻性姿势真人示范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唯爱网